小说网 > 都市·青春 > 凤啼长安 > 第262章 临海少年狂
听书 - 凤啼长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262章 临海少年狂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观察使府大院里,大红的漆木箱子排成一排放在廊下。

李传宝已经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也恢复了自己的本姓,郑袛德正式任命他做了使府都虞侯。

下辖两团,各二百人,团设校尉。每团辖二旅,旅百人,旅设旅帅。每旅辖二队,队五十人,队设队正。每队分为五火,火十人,火置火长。与天朝皇师设置一般。

郑袛德敢这样做,并不是郑颢擅自妄为,这是他与太子殿下多次商量的结果。

天朝此时只有河朔三镇相对独立,其余藩镇基本都能服从皇权,但从今年兵变驱逐朝廷官员的事频频发生,说明已经在安与危的临界点。

郑颢出发之前,这些军乱并未发生,当时为了说服太子殿下,让他试着在浙东实行由观察使直接指挥的亲兵制,他铤而走险,说出了这些军乱之地的预判。

因为前世这一年,他在洛阳做留守,死前一年的动荡,让他彻底站在了那些士族集团的对里面。他相信,这些危险的信号,今生仍会发生。

李温听了他的话大为震惊,左思右想,同意了他的做法,上限是五百人。

萱儿知道他的做法后,有些忧虑,但那是她的亲兄长,他跟着郑颢几年,应该对他有更多的感性判断。

从军乱发生到镇压来看,在长安监国的李温,并没有采取事先措施,只不过得了预判,后续的镇压速度很快,那些叛乱之人,基本都未能成气候就被砍了头。

他这是信,还是不信?

短短一天功夫,就招募了四百人,上限是五百,郑颢认为,可以留一些浮动空间,先把这两个团训练出来。

亲兵团的成员,当天就领到十贯钱的现钱,和一百九十贯越州柜坊的钱票。

为何要发十贯沉甸甸的钱?这是李传宝的主意。

“大家回家的时候,都会走街串巷,人人拿着叮当作响的铜钱回家,就是最好的宣传。我们亲兵团得了卖命钱,自然要比团练使的团结军更勇猛,我就要让他们有这样的荣誉感,还会得到越州百姓的支持。”

李传宝他从小就想做一个上阵杀敌的将军,而不是富贵窝里的安逸仆人。

他自己拜过几个师傅,有走街串巷的艺人,也有解甲归田的老将军,他的知识不成体系,却颇为实用。

“我把杨兆兴留给你,他替山南东道训练过‘捕盗将’,经验丰富。你几时觉得自己的队伍已经成熟了,再将他还给我父亲。”

郑颢已经和杨兆兴说好,把他留在浙东,做父亲的幕僚,保护他的安全。

王团练使也曾气势汹汹的来找过郑袛德,他质疑观察使建亲军的合法性,而且是重赏募的兵肯定占用了浙东资源。

郑颢早就提防他用这一招,将太子谕令请出来让他过目,连募兵、练兵费用,都是朝廷许的数量。他这才灰溜溜的回去,想着另打其他主意。

这些当地的团结军优势是当地关系基础好,劣势当然就是缺少京师朝廷的支持。

杨兆兴开始练兵的时候,郑颢沿路收购的米粮也到了,无家可归之人和农户能领到救济,越州城贫苦百姓也按人口领到米、面、胡椒、盐、糖、肉的救济。

东西虽少,却让越来越近的冬季有了一丝温暖。

还有一批种粮进了义仓,连年旱灾、蝗灾,连吃都不够吃,更别说留下明年春天的种子了。

看着运进仓库的种子,不少人都悄悄了抹起了泪。

马元贽的大部分财产,都支援了受灾的浙东。平民的情绪得到了安抚,加上对吃相难看的团结军的被打压,就连私盐贩子们也能喘口气。

郑颢东巡的目的基本达成,他便和父亲、弟弟商量准备回程,路上赶得紧点,刚好回到长安城陪母亲过除夕。

“明州离越州不远,明日我带你去看看海。那里是天朝东边的率土之滨,走到海边,才算横着丈量完天朝的国土。”郑颢看着萱儿说。

萱儿点点头,她这次从长安到越州,一路上看尽大好河山,天朝不再是一个名称,而是融入血脉的认同。

两辆马车载着他们,离开了越州城向东而去。天下风光数会稽,出了越州,越往东走天地越开阔,就连空气都变得咸湿。

明州城海边有四个官盐盐场,有往来海外的码头,还有造船的船坞。他们在明州城里,不时还会看见色目人。在最繁华的街上,他们找了一家酒店吃饭,萱儿指着他们在大木桶里养着的海鱼问:

“这个身上黄色的叫什么鱼?”

“这就叫黄鱼。”

“那这个身上有花斑的呢?”

“就叫花鱼。”

萱儿最后指着一条黑色的鱼问:“那这个是不是叫黑鱼?”

那小二看看,认真道:“不,它叫米鱼。”

萱儿拿那些鱼的名字没办法,只好问他:“那你们这还有什么别的菜?”

“没有了,只有鱼。”

萱儿:......

那小二看出她心里的小嘀咕,便解释道:

“我们王汝柏王刺史你们晓得吧?他在明州十多年,吃饭只上一道菜,他要求‘兼味即撤’,现在王刺史年纪大了,对自己要求还是那么严格。

今天夏天闹蝗灾,他还带着刺史府的人,和我们一起捉蝗虫。唉!一个老翁戴着顶草帽子在田里跑,看着感动啊......

我们爱戴我们的刺史,所以我们明州人都学他节俭,吃饭面前只上一道菜,吃完了还要,再给你上,就是坚决不能浪费。”

原来是这个缘故。

这是他们一路上听到最温暖的“地方规定”。

吃完了桌上只放一道菜的午饭,他们朝着海滩便走去。

下了马车,萱儿的心都要跳出来了,面前是细细的金色沙滩,开阔的海面虽然隐约有些海岛,可比他们路上见过的彭蠡湖大多了。

萱儿急切的朝海边跑去,她手臂上挂着的玫红色帔子迎风招展。郑颢也是第一次看见大海,天的尽头是海,海的尽头是天。

两人冲到了海浪的面前,萱儿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任由海浪把裙子、鞋子打湿。

“三郎!你看我!”

郑颢转头看她,冷不防被她泼了一脸的水。张彦希、崔瑾昀、李雪晴、张夔,还有阿哲他们,也全都参与进来。

泼到别人身上的,是沙子还是海水,已经傻傻分不清。金沙滩上传来他们连绵不断、嘻嘻哈哈的声音。

不远处的一块礁石上面,站着两个人,其中一个刚念了一句“东临碣石”,就被他们的笑闹声打断了。

“怎么黄兄的诗兴被打断了?”

那人看着海滩上的年轻人笑道:

“鲜衣怒马少年狂,老夫聊发已成殇。走吧,明天私盐帮来的人多,我们也要回去准备准备。”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