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侵入人间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睡上一觉
听书 - 侵入人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睡上一觉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分享到:
关闭

“有两种可能性。”

班长大人朝他举起两根手指,乍一看还以为是对自己比出了个“耶!”的手势。

“一种是现实世界和鬼屋内的时间流速并不相同;另一种是两边的时间就不是平行的,不存在关联。我们进来的时候是在今天下午三点左右,等出去后压根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

“如果是前者的话倒还好说,如果能找到稳定的规律且得出比率的话,就能推测出相应的时间了;但要是后者的话……问题就很严重了,这意味着一切都是随机的。”

“难不成我们在离开鬼屋后,还能前往未来或是回到过去?”

到这会儿,徐向阳勉强还算能接受女孩天马行空般的猜想,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开了个玩笑。

“谁知道呢。”

竺清月没有否认。

徐向阳却忍不住摇了摇头。要是时间机器这么容易就造出来的话,那就要天下大乱了。

“当然,我是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就算两边的世界的时间流速彼此没有关联,我们依然是从现实踏入鬼屋;我们俩被困在这里的时候,在那边的世界,时间还是会继续向前流逝,所以在我与你出去之后,应该会身处于进来时间点的“未来”,但中间的间隔时间可能连一秒都不用……”

不会那么夸张吧。

徐向阳很想反驳,可是,鬼屋的机制到目前为止还是个谜,是一个未被打开过的黑匣子,在真正离开鬼屋覆盖的范围以前得不到结果,这意味着一切皆有可能。

“总而言之,就是星洁未必能及时赶到,帮助我们逃出去,对吧?”

徐向阳叹了口气,有些困恼地挠了挠后脑勺。

其实林星洁都用不着进来,试着用小安冲撞一下屋子外面,说不定效果会更好。

再坚不可摧、插翅难逃的牢笼,都挡不住里应外合。

“对。以结论而言,我们暂时得自己想办法离开这儿了。”

话说到一半,竺清月就忍不住用手掌捂住嘴巴,打起了个哈欠。

“不过,我有点累了,现在正想休息一会儿,待会儿再和向阳你一起去找离开这栋鬼屋的线索吧,好不好呀?”

“嗯,好啊。”

徐向阳下意识点了点头。一位就算是满脸困乎乎还是会让人觉得可爱的女孩,面对她的请求,任何人都难以说出“不”字来吧。

“那我睡了,晚安。……呼。”

直到他亲眼看着对方的眼皮一点点变得沉重、最后耷拉下来,一边打着瞌睡,一边往旁边软绵绵的床铺倒了下去,将自己的脸埋在了枕头里,徐向阳才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清月?”

徐向阳试探性地喊了一声。

“……”

没有回应。

她看上去是真的睡着了。

在这种环境下,居然还能入睡啊。徐向阳觉得很吃惊,但这种镇定自若的感觉,倒是符合班长大人一贯给予人的印象。

班长大人紧闭着双眼,浓密的长长睫毛微微颤动着,将双手交叠放在脸旁边,娇小的身躯蜷缩起来,就像一只在夏日午后躲到屋檐阴影底下乘凉的猫儿。

但这里可不是那么安详宁谧的地方,而是一栋鬼屋内部的核心区域。其内部机制运作神秘莫测,和现实世界截然不同的时间流速与被开拓到不可思议大小的内部空间,简直让人一头雾水,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起什么变化。

如果真的是像上回那样很容易就能闯出去的话,他们在路上前进的时候就能想到破局的方法。

事实就是,他们俩进来的那扇大门早就消失不见了,一路上就没有看到其它通往外界的窗或是门;而在内部,无论是墙壁还是天花板,都不像是用暴力能摧毁的,至少以蜘蛛邪灵的强度做不到。

和邪灵彻底融为一体的鬼屋,从那份能肆意改造房屋内部结构的力量、还有遍布各个角落的神秘菌丝状物质来看,确实颇为棘手。

唯有他们发现的这个房间,目前为止倒是没有被远境力量入侵的痕迹。

不过,原因呢?

徐向阳坐在椅子上,一边思考着以上问题,一边静静注视着那位以慵懒姿态入睡的女孩。

他原来是想守在床边等她醒来,却很快发觉自己都慢慢变得困倦起来了。

教学日的下午,本就是很容易让人打瞌睡的时间,教室里在上课时候昏昏欲睡的年轻人们随处可见,无论讲台上的老师们如何拍打黑板都用处寥寥,再加上才又经过数次激烈的争斗,这就和刚刚经历过一场重要的考试一样,两人的精力消耗颇大。

对了,还有——

与班长大人两个人呆在一起鬼屋里,而且可能要耗费上比一天还要长的时间?

对他而言,这才是亟需解决的最大难题。

一天、一天……他近乎本能地对这个节点感到在意。一系列接踵而至的事态令他忽略了某个问题。

没有耗费太长时间,徐向阳便在回忆中寻到了答案。

“对啊,我答应过星洁她——”

徐向阳扶着自己的额头,忍不住苦笑起来。

他还需要认清自己的情感,给她一个交代。

可是现在,却根本不是考虑这件事的时候。

他稍微调整了一下坐姿。

班长大人打算睡到什么时候?

徐向阳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音,避免吵醒正在休憩的女孩,但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免不了燃起焦躁的火苗。

说是要等醒了再探索鬼屋、寻找出去的线索,可要是到了晚上还是没有找到,他们又该如何做?回到这个房间,继续休息,等待下一轮冒险吗?

那,吃饭呢?睡觉呢?洗澡呢?上厕所呢?

依照他以往的经验,想要和异性同处一个房间,保持互不冒犯的和平处境,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

床上传来小小的、细微的呜咽。

注意到响动的徐向阳回过神来,又一次望向以侧卧的姿势躺在床上的女孩。

柔顺的头发洒落下来,遮盖住了女孩半张精致的脸颊,小巧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她的脸上是淡淡的笑容,看上去恬静又美好。

班长大人要是现在正在做梦的话,想必是个让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的美梦。

徐向阳往前探出身子,似乎是想要凑近一点欣赏她的脸。

他的手不由自主地朝着床上的女孩伸了过去,差一点就要触碰到竺清月的脸颊。

不过,他还是在碰到之前反应过来,及时收住了手。

徐向阳定了定神,手掌越过她的脸庞,动作小心翼翼将旁边的被子摊开来,遮盖住女孩的肩膀。

人在睡着以后,就算穿着衣服,还是容易着凉。

徐向阳又坐了回去。

周围很安静。没有人或怪物来打扰他们。

要说这栋鬼屋哪里还有优点的话,就是这份寂静了。

他毕竟还是个少年,不可能长时间保持戒备心理,感到松懈是不可避免的。

眼皮微微颤动,渐渐开始变得有千钧之重。

人面蜘蛛正倒挂在天花板的角落里。

邪灵当然不用睡觉,它正在遵循主人下达地命令,兢兢业业地围绕着房间巡逻。

它这副样子称得上诡异吓人,一般人见到了肯定睡不着,但徐向阳却早已看惯。人面蜘蛛行走发出的细碎响动,反而成了一种催眠的隐约,他还是挡不住倦意袭来,一时间哈欠连连。

很难相信,几个月前的自己还只是个普通人,现在却能在这种地方睡着了。人的习惯真是可怕。

不过仔细想想,还是在没有觉醒灵媒能力之前,就能与入侵家中的怪物隔着一张床板、在床上装作睡着的班长大人更可怕一点……

“哈。”

徐向阳困到眼泪都流出来了。

睡吧,睡吧。

他不再抵抗,干脆地闭上了眼睛,任由深深的倦意将自己的意识拖拽到深沉的梦境之中去。

……

过了不知道多久,徐向阳觉得自己的鼻子有点痒痒的,眉头一皱,意识慢慢醒了过来。

他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俏丽脸庞,白皙肌肤上细小的绒毛都清晰可见,吓得他整个人下意识往后仰躺,结果却忘记自己还坐在椅子上,整个人即将摔倒——

面前的女孩手指轻轻一动,及时在他摔下去之前出手,椅子在一股无形力量的依托下,又慢慢回到四脚着地的位置。

似乎是对徐向阳展现出的狼狈模样感到很有趣,竺清月轻轻笑了起来,她又重新坐到床边。

……她刚才是拿啥在挠我痒痒?

“感觉如何?”

把自己吵醒的罪魁祸首,这会儿却以一副平静的姿态开口询问。

“什么?”

徐向阳正觉得惊魂未定呢。

“在鬼屋里的第一觉。”

这话的意思是,难道会有第二觉、第三觉吗……?

就像能看穿他心底的想法似的,班长大人继续说道:

“要是我们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出去的办法,就要考虑在这栋屋子呆上好几天了。”

果然如此。

他愁眉苦脸地揉了揉腮帮子,说道:

“这可不是个好消息。水源,事物,安全,都是问题。”

“起码安全问题是可以保证的,二号我没能带进来,不过有一号在,房间附近还有我提前设置好的线,只要有人靠近就会触发警报。”

班长大人的行为方式就是这样,看上去很大胆,却又不失慎重的考虑。

而且……虽说不是头一回了,徐向阳还是忍不住想要感慨:她的能力未免太全能了。

“觉得不舒服吗?”

他摸了摸自己肌肉略显僵硬的脖子,叹了口气。

“还行。”

“趴在课桌上睡觉,要是太久就会让人觉得脖子难受;只能坐在椅子上的话情况会变得更糟糕。就算是偷懒,保证良好的睡姿还是很重要的。”

班长大人说。

“‘趴在课桌上睡觉’……我还以为只有星洁会有这种经验。”

徐向阳忍不住吐槽道。

“呵呵,其实你可以上来的。”

她没有回答,只是笑眯眯地拍了拍手边的床垫。

“和我睡在一起吧,我不会在意的。”

还是算了吧,那对我的脖子可能有点帮助,但对心脏会很不好。

更何况,清月大小姐要是有起床气……哪天没忍住第一时间动手,他就死定了。

“时间紧张,没有必要。”

“竟然不想爬上我的床,你这点理由可不充分啊。”

女孩的笑容变得略显促狭,朝他眨了眨眼。

“能和像我一样漂亮的女孩子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明明是很难得的机会吧?”

“当然不……”

徐向阳下意识地想要回答,心脏却猛地跳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嘴。

“——我觉得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他咳嗽了一声,强行扭转了话题。

“我刚才就一直在想,这栋屋子,究竟是如何出现的?总不可能是宋耀特意帮我们准备的安全屋吧,那家伙可没有这么好心。”

“嗯……”

女孩拿手指点了点嘴巴,露出沉思的表情。

“鬼屋内部的空间变得如此广袤,存在些许漏洞或是弱点,这很正常。只要我们俩都确认安全就没事了。”

“就是这个。”

徐向阳抚了抚手。

“假设这个房间是天然产生的安全地带、没有被鬼屋的力量覆盖到,要是能搞明白背后缘由的话,不就可以找到出去的路了吗?”

“的确。”

竺清月想了想,缓缓点头。

“真不愧是你,很敏锐。”

“总之,先从检查这座房间开始。”

徐向阳难得地打起了精神。他从座位上站起身,开始在房间内踱步,一边思考,一边说道。

“这里,就相当于我们的大本营,要首先保证附近的安全。然后再去考虑别的事情,比如离开鬼屋的路线。”

“就像是一场冒险的开端,对吧?”

竺清月跟着从床上站起,背着双手,迈着轻巧的步伐和他肩并肩站在门前。

“冒险……嗯,可以这样说。”

徐向阳看着她笑意浓烈的侧脸,突然间想要临阵脱逃。

他果然还是搞不懂班长大人如此兴致勃勃的理由。

虽然竺清月平常就是这副作派,就算闯入敌人的大本营都会表现得悠闲自在,这算是预料之中;但是现在的她还是让徐向阳隐隐觉得不对劲。

不止是“从容不迫”那般简单。

——清月她难不成……是在感到高兴?

微信扫一扫,好货要分享
投推荐票 /    (快捷键:←)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快捷键:→)    / 加入书签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Top